明万历抄本《钵中莲》剧种归属考辨

2020-06-04 万国品牌 阅读

  展开全文

  玉霜簃藏明万历庚申(万历四十七年,1619)抄本《钵中莲》是现存涉及地方声腔最多最杂的戏曲剧本。一剧之中,除南北曲曲牌外,还收入“西秦腔”、“诰猖腔”、“山东姑娘腔”、“弦索腔”、“四平腔”和“京腔”等六种地方声腔。这种情形在戏曲史上是罕见的。《钵中莲》属于何种声腔剧种,在戏曲学界一直未下断语。较早涉足此剧研究的周贻白先生断定其为传奇,但未言明其所属剧种。在《中国戏曲发展史纲要》中,周贻白先生把有关《钵中莲》的研究列入第十六章《弋阳腔及其剧作》,在分析了“弋阳”、“青阳”、“徽州”等声腔之后,连带分析《钵中莲》的新腔,似倾向于认为《钵中莲》为“弋阳腔”系统的剧本。张庚、郭汉城主编的《中国戏曲通史》在介绍“梆子腔”时指出:“从明万历抄本《钵中莲》传奇中已采用了【西秦腔二犯】这个曲调来看,可知是在十六世纪末叶,戏曲中即已出现了山陕梆子腔的某些唱法。”这也只是说明【西秦腔二犯】属于山陕“梆子腔”系统的唱腔。孟繁树、周传家编校的《明清戏曲珍本辑选》关于《钵中莲》的“说明”道:“《钵中莲》传奇历来为研究者所重视。因为剧本除昆曲曲牌外,还杂有一些地方戏曲声腔的曲牌。”意在说明《钵中莲》的主体曲牌属“昆山腔”,似倾向于肯定《钵中莲》是昆剧。以上三家说法都没有从根本上给《钵中莲》的剧种定性。《钵中莲》总得有自己的剧种归属,脱离剧种的戏曲是不存在的。那么,《钵中莲》到底属于何种声腔戏曲?

  一 是“昆山腔”曲牌还是“弋阳腔”曲牌

  万历时期,中国戏曲活动异常活跃,不独“昆”“弋”争雄,且“弋阳腔”系统内各地方声腔也纷纷另起炉灶,争强斗胜。“弋阳腔”与“昆山腔”同源异流,都源自南戏,曲牌也多沿用南戏曲牌。顾起元云:

  南都万历以前,公侯与缙绅及富家,凡有宴会、小集,多用散乐……大会则用南戏,其始止二腔,一为“弋阳”,一为“海盐”。“弋阳”即错用乡语,四方士客喜阅之;“海盐”多官语,两京人用之。后则又有“四平”,乃稍变“弋阳”,而令人可通者。今又有“昆山”,较“海盐”又为清柔而婉折,一字之长,延至数息。 (顾起元《客座赘语》)

  由此可知,“弋阳腔”与“海盐腔”兴盛的时间比“昆山腔”早,且“弋阳腔”“错用乡语”,流行于乡村。“海盐腔”“多官语”,流行于城市。而《钵中莲》不用“官语”,多用“乡语”,故非“海盐腔”。晚出的“昆山腔”演唱风格比较接近“海盐腔”,但更为“清柔而婉折”。这些流行声腔,都出自南戏,曲牌同名是情理之中的事,但唱腔却不相同。周贻白说: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