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未都博客文章第170篇:群居

2020-07-12 万国品牌 阅读

  人是群居动物,除少数患有孤独症的人,大部分人喜欢扎堆。尤其价值取向类同,好恶相同者,更喜欢凑在一起,在交流中获得快感。古人云: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说得精辟。

  凑在一起时,有时得有个名份,各类社会组织就诞生了。大家熟悉的有江湖上的帮派,生意场上商会,还有远离家乡时的同乡会,各类协会等等。人在自已熟悉而愿意的人文环境中生存,好处妙不可言。

  各类社会组织在历史上各个时期都有辉煌和黯淡的时刻,推动过对应的历史也阻碍过。这些组织自生自灭,只花自已的钱,不花别人的钱,这让它们即便远去也让后人怀念,写成书拍成电视剧。

  解放后,我们受前苏联的影响,成立了许许多多协会组织,热闹非凡。每一个组织因不容易加入,令人向往。许多自诩为“家”的滥竽充数者就一直在这舞台上无声地演奏了许久,享受着组织这把伞的庇荫,自鸣得意。

  按辞书解释:协会是为促进某种共同事业的发展而组成的群众团体。这个“共同事业”往往是给外人看的,个人却不一定这样想。所以,各类协会成员良莠不齐,鱼龙混杂;导致新闻媒体不时地报道协会们的八卦,让沾边者汗颜。

  我平生不参加那些摸不清门的社会组织,主要是怕上船容易下船难。当一个社会组织只剩下荣誉,不再有约束,这个组织一定是日薄西山的灿烂晚霞了。

  2008.6.26

  母亲拿来一张老照片,是张合影,上面有七个幼童,都是我的长辈。照片的年代推算应该在1942年前,母亲当时不会超过10岁。深夜,我一个人在台灯下端详了照片许久,感慨人生。照片上的人大部分我都见过,不说名字,依稀也可以分辨谁是谁。母亲的头发浓密,盖满半张脸,脸若银盆,所以乳名叫小胖。

  我小时候新中国刚刚成立,所受教育都是旧中国民不聊生,饿殍遍地,没一个人能过上好日子。祖国解放,把老百姓从水深火热中解救了出来。这些教育深入人心,以致于我曾长时间对母亲“小胖”的乳名持有疑惑。那样的社会人怎么可能胖呢?!

  这张照片上的孩子们——我的长辈,一脸的详和,一副城南旧事的心思,他们尚不知几年之后,一个时代的变迁将对他们的人生产生多大的影响,每个人都是这段动荡历史的见证。

  历史再快,对于个人也是慢慢行驶的。我看着照片上的这些亲人们一天天地变老,感受着世事沧桑。母亲已经七十五岁了,声音宏亮,走路如风,与她一生性格无异。母亲的心直口快,历史上没少给自已惹麻烦。我们的文化,对直不宽容,对曲很欣赏。

  从照片上的光线推测,这是一个冬日小阳春的午后,几个不谙世事的孩童被长辈唤在一起,用相机记录下这历史的一刻。那时,母亲内心单纯,目光清澈,不知十多年后将生下我,更不知要养育我们兄妹三人,直至她老还要操心。

标签: